专吸民工血汗钱邮政所长6年领走14万挥霍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14:41:24 来源:晋江律师网

专吸民工血汗钱 邮政所长6年领走14万挥霍一空

邮政所所长杨廷势,利用职务之便,冒用收款人的名义自填邮政汇款取款通知单领取汇款六年之久,数额达14多万元,而被他冒领的都是当地农民外出打工的血汗钱。11月29日,广西靖西县人民法院依法对此案作出了判决,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杨廷势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

安宁乡惊现汇款“白条”

广西靖西县安宁乡和越南山水相邻,这里土地贫脊,没有特色经济,为了生计,很多的农民外出打工,每月将自己辛辛苦苦所挣的或多或少的血汗钱寄回养家糊口。

2005年初,朝气蓬勃的韦政策来到安宁邮电所当上一名邮递员,虽然工作条件比较艰苦,但他热情不减。安宁乡外出打工的人很多,所以汇款取款通知单每天都有不少,只要有汇款单,他都极其负的将这些通知单送到收款人的手中。

工作中,有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:每当他去送汇款单时,各村屯都有人拿出“白条”问他邮政所是否有钱汇兑。好奇心促使他向群众打听“白条”的来由,大家都回答说“白条”就是家人在外打工寄回来的钱的凭证。“中国邮政汇款取款通知单”变成了“白条”?韦政策惊诧不已,接过条子一看,上面清楚的记载着收款人的地址、名字及汇款金额,落款则是安宁邮政所营业员杨廷势。出于职业的敏感,韦政策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于是将情况向靖西县邮政局汇报。

2005年6月9日,县邮政局对此事进行调查,侵吞民工血汗钱六年之久的“吸血鬼”杨廷势浮出了水面。同月13日,自知罪恶深重的杨廷势向检察机关投案自首。

职务错位滋长贪欲

今年39岁的杨廷势是广西靖西县大甲乡大荷村人,1985年12月参加工作,至今在安宁邮政所工作已有20年。工作初期

,作为一名投递员的杨廷势认真负责,成天走村窜屯,从不喊苦叫累。村民们大都不识字,写信、发电报、留言等等遇到困难的,他都热心帮助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很快得到了村民们的信任。由于杨廷势工作得力,1997年起任营业员,1999年升任安宁邮政所所长,负责全面工作。杨廷势担任所长以后,该所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,所里的事情由他一身揽。

邮政所每天的汇款取款通知单很多,靖西县邮电局按汇款单下拨的邮政汇兑款数目也相当大,邮政汇兑款下拨后,由杨廷势用现金支票从信用社提取现金兑付收款人。杨廷势家境比较贫困,小孩又有病,月工资只是几百块,平日里用钱紧巴巴的,每当他把大把大把的钞票兑付出去以后

专吸民工血汗钱邮政所长6年领走14万挥霍

,心里觉得空荡荡的,很不是滋味,老想着如果有个法儿把这些钱变为己有那该多好。

村民们没有什么文化,有的连汇款取款通知单都不会看,所以外出打工的人每当汇款回家时,事先都打个告知家人何时汇多少钱回家,家人接到后约四天便到邮政所取钱。一些村民不会写自己的名字,而他们大都和杨廷势相识,所以有的连签名取款都让杨廷势代劳。1999年的某日,杨廷势帮助一村民填单兑款后,心里打了个激灵:冒用收款人的名义填写汇款通知单上收款人的姓名、证件名称、证件号码作为当日已兑付的汇款凭据上报县邮政局,那钱不就归自己所有了吗?如果收款人来问,则采取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办法,即把下一笔汇款取出来补上。说干就干,他当即用这种办法冒领几百块钱来用于个人开支。为了防止收款人来找,杨廷势就把被他冒领了的收款人的姓名、地址、汇款数额登记在一张信笺上。

瞒天过海大肆挥霍

初试得手后,杨廷势并没有任何悔意或畏惧的心里,反而恨为之太迟,他认为冒领汇款后只要自填汇单平帐就万事大吉,反正县局很少下来检查,所里又是自己一个人。此后,一旦有汇款单经手,只要他想用钱,随手就签,再就是登记一下被冒领人的姓名、地址、款额,一切就那么简单。冒领汇款成了他主要日常生活方式。

时日一久,便出现了短款,但杨廷势并不当回事。当有村民冲着来领款时,杨廷势就说钱还没到邮电所。为了不让领款人产生怀疑,他就给他们打“白条”,要他们过两天再来。其实他们的汇款已被杨廷势冒领挥霍,而他只有等着县局再次下拨汇兑款时再冒领别人的钱来打发“白条”。按当地习俗,安宁街每隔五天赶一次集,村民们大都等着赶集时顺便汇兑。为了方便群众,县邮电局自从杨廷势就任所长后,也按每五天下拨邮政汇兑款一次,而且拨款的数额以杨廷势的通知为准,这样的工作方式一直持续到杨廷势案发为止。多年的工作经验使杨廷势很清楚所里的行情就里,每次大约要多少钱他心里有数,想用钱,他随心所欲打个就行。有时短款过多,有人来领钱时,杨廷势就欺骗对方做邮政储蓄,然后自填空白存款凭单交给他们。善良的人们哪里知道,他们的钱早已被杨廷势挥霍,他们手中的存款凭单只是一张废纸。

钱来得那么容易,杨廷势用起来自然大手大脚,买衣服、摩托车等这些日用品只是小菜一碟,为了炫耀自己,他开始走上赌博之路,只要有空,他就到处去赌,麻将、扑克、大小、地下六合彩等等什么都干,赢了算自己的,输了钱则算在民工的汇款上。听人家说搞矿山赚钱,对此一窍不通的杨廷势也盲目地行动起来,他雇了来十几名民工随便找几个地方钻洞挖矿,结果投入了2万多元也挖不出半两矿产品来,只好作罢。1999年底,杨廷势帮安宁街的一熟人拿3万元钱到县城去储存,他用报纸把钱包好,上车后随手把钱放在自己的座位上,车到站后,他忘了拿钱,过后不久才记起来,但他认为钱肯定丢了,所以也没有回头找找,而是不动声地回到邮政所拿别人的汇款来补上。

受害民工的钱没有追回

案发后,杨廷势承认他所登记的被他冒领汇款的人员的名单并不齐全,有一部分人他没有记录下来。还有一般在“白条”兑现后,杨廷势就将他的名字从登记中删掉,所以从1999年至2005年6月9日这期间,他到底冒领了多少笔汇款他自己都说不准。据检察人员核查结果显示,现在仍有134人的邮政汇款被杨廷势冒领侵吞,款额达142401元人民币。

杨廷势平时四处挥霍,到案发时,基本上没什么财产。那些手中攥着他写的“白条”的村民们,没有得到赔偿。案发后,当地的人们十分气愤,纷纷向检察机关提供相关证据,希望能早日得到赔偿。

法院频道

分享到:分享数:0

友情链接